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学天地 > 情感世界 >

贴在记忆里的春联

发布: 2014-02-07 | 来源:情系茶山-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!. | 编辑:admin | 查看:

贴在记忆里的春联

□吴文卿

 

   

  在童年记忆中,春联,没有瑞祥的图案,也没有金色的线条,只是一对细宽的红幅纸,两行纯正手写的毛笔字。可每年从除夕一直到来年“新桃换旧符”,我都会格外呵护爱惜,因为那字里行间蘸满了浓浓的年味,洋溢着暖暖的亲情。

  贴春联是我最乐意做的事。不是我有多勤快,而是那时候我家的春联是我自己写的,自然要显摆显摆。记忆里,进了腊月村子里就开始杀年猪,接着办年货。当然,那时候的年货里没有春联,因为春联都是请有文化的教书先生书写的。我们村里满公最有文化,也是我们屯唯一的老师,写春联的任务自然非他莫属了。从上寨写到下寨,写好最后一个字,搁笔,净墨,舒臂,除夕已经站在村子门口了,尽等着人们把这些春联贴在新年的门扉上。

  由于写得一手好字,腊月里满公自然最受大家的欢迎。左邻右舍各自将红纸预先裁剪折叠好,背面用铅笔标注上“大门”、“宗堂”、“后门”、“房门”等字样,满公展开纸,就知道该写什么啦。轮到我家时,我屁颠屁颠地跟在满公身后,指着红纸问:“满公,这两个字念什么?”“念‘福’和‘寿’。”“你写错啦,不是这样写的。”“没错,老卿,我写的是繁体字。”“哦。”我若有所悟:如果自己也能写这样一手好字该多好啊。父亲看出了我有学习毛笔字的兴趣,从那时起就开始送我去学习书法。

  次年春节写春联的时候,我的毛笔字就有了检验的机会。一张大红纸,八仙桌子上一摊,一桌的喜气。虽说由我来挥毫,可折纸和裁纸的活还是由父亲代劳的。父亲很娴熟,不用尺,叫我拉住红纸的一头,两次对折,沿着叠痕,弹指间就将每个字的大小空间折好了。接下来是裁纸,这活基本上是父亲独自完成,因为他担心我伤到手。父亲裁纸很认真,不一会儿就能将红纸裁得大小适中,门框上的,大门上的,房门上的,门楣上的,一一裁开,这时就可以尽情泼墨挥毫了。

  深吸一口气,开始下笔了。可写出的笔画要么位置不对,要么笔锋不明,距离我对自己的要求大相径庭,更气人的是居然还有墨汁滴到纸上,我左看右看,实在别扭,重写,再写一次后,还不满意,在糟蹋了好几张红纸后,随着最后一笔收锋,我还算满意的第一幅对联完成了。“卿儿,你写得很好啦,满公是乡村书法家,他的字笔力沉稳,用墨圆润,字体开阔而大气;你的字工整有序,笔锋顿挫,算得上是小书法家了,就这幅吧。”父亲的一番鼓励和肯定让我得到了安慰,心想,就算比不上满公,差得也不远啦。

  “忍人让人不欺人才是好人,知事惜事不多事自然无事”,我依然清晰地记得这是我小学四年级时第一次书写的自家的春联,横批是“好人平安”。严格来说这算不上是一副对联,上下联句的对仗形式也好,平仄音调也罢,都不很符合对联的要求,可那年的春联,一直从年头贴到了年尾,风雨虽然褪却了墨迹,年味也渐渐变淡,但墨香依然流泻门楹。

  那个年,父亲过得很开心,因为春联,浓缩了父亲的期望;那个年,我过得很骄傲,因为春联,书写了我的信心。

 

 

关键词:

本站推荐TODAY'S FOCUS

温暖的“糍银憨”

温暖的“糍银憨”

  春天的山野, 银憨 像调皮的孩子, 伸出嫩鲜鲜黄莹莹的头。 如果您不知道银憨,您一定知道...

想念你的味道:米豆腐

想念你的味道:米豆腐

  □周秀飞 文/图 你到过素有中国长寿之乡、中国名茶之乡美誉的凌云做客,并吃过那里小有名...

焦点图标题层

热门排行榜TOP

本周TOP10
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