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学天地 > 情感世界 >

父亲的往事

发布: 2014-10-21 | 来源:情系茶山-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!. | 编辑:黄明海 | 查看:

 

黄明海

 

父亲今年已八十有四身板还算硬朗,每天都喜欢与酒比高低,跟我一起生活的二十多年来,我几乎没见他饮过茶水,喝过汤,见到的是床底、墙边、沙发旁都有高橙塑料瓶装的“土酒”,问他为什么?“方便嘛!”回答干脆利落。除了喝酒,父亲偶尔也看一些电视,但一定是战争片,第一天看了电视,第二天就会和我说“昨天死了好多人,今天又有一大帮。”搞得我一头雾水,反省过来才知道他说的是电视战争连续剧。有一天我和朋友们在看[新闻连播],他突然蹦出一句“这俩公婆仗不打仗,晚晚坐在那里说话”。真让我们哭笑不得。父亲风趣幽默,每当他喝酒喝到高兴时,总爱在我们面前提起他年轻时的往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我父亲十五、六岁时,沙里寨上流行一种传染病,当地人都称它为“黄眼病”,传染力极强。我爷爷就是帮邻居家抬病死的人去埋时,觉得头有点儿晕,于是对大伙说“我头有点儿晕,是不是轮到我了。”果然爷爷第二天就病故了,祸不单行奶奶当晚也病故。从此父亲只能和他十二、三岁的妹妹相依为命。姑姑帮大户人家带小孩、做家务,没工钱只管饭,父亲打短工、做杂活。父亲身体结实,一身蛮力,在他二十来岁时,他挑担挑得历害己闻名沙里了,日常里,别人担水都是挑两只水桶,而我父亲挑的却是两只小水缸。

那时候从沙里去百色最少也走二十个小时的山间小道,沙里的农副产品及手工织品要拿到百色交易,主要的交通工具是马帮,但量少的货物马帮不愿驮,加上货主要随马帮走走停停也是一件不易的事,就这样在沙里就有一种特殊的行业——挑担工,我父亲就是这个行业里最有名的一个,别人一般挑七、八十斤到百色已经不易,俗话说“远路无轻担”,而我父亲每担则不低于一百斤。同族的堂大伯也许是看中我父亲的一身蛮力吧,总爱让父亲帮他挑货物,当时,堂大伯是沙里乡的乡长,又是县里的参议员,他有一支德国造的二十响驳壳枪。那时父亲帮他挑的货物主要是鸦片,从百色挑来到沙里,再从沙里挑到巴马等地去卖。

有一次,父亲和大伯从巴马交易回来,他们刚要走出“割麻虽亏”(壮音)这个古树参天,路边野草茂密,阴霾可怕的山沟时,只听到后面的路两边的小树“哗啦,哗啦”作响,一声如炸雷般声音,从附近的草林里传来,“不要回头看!扑在地上不要动,我们劫财不劫命,不听话我们就开枪!”只听见声音,不见人,父亲知道遇上土匪了,从路边的草、树响的声音上判断,土匪好像埋伏有好几十人,他只好双手垫着额头平扑在地,大伯则一手垫额头一手放在腹下,紧紧握住他的驳壳枪,当他们扑在地上好后,从路坎上下来一、两个土匪,他们用斗笠盖在我父亲和大伯的后脑勺上,土匪们解下挂在大伯后腰上的钱袋,没有搜身,过了一会儿,父亲以为土匪们走了,就想起身,刚一动就有人按住他的头,并用匕首敲打他头上的斗笠,恶狠狠地说“再动,就不客气了!”。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父亲再动一动身,没见有人按他了,就站了起来,他四处张望,已不见土匪踪影,只有大伯还静静地趴在地上,“老兄!土匪走了!”父亲大喊一声,大伯才颤颤地从地上起来。父亲从大伯腹前抽出驳壳枪,管他懂不懂放,就跳到路坎上,想看一看有没有遗留的土匪,同时也想看一看土匪们原先怎样藏身。不看则已,一看则使我父亲目瞪口呆,从茅草倒伏的情况看,土匪们人数不多,两边路坎上,每边最多一、二人,他们之所以能把路坎上很多小树摇得“哗啦,哗啦”作响,让不明真象的人以为他们人很多,是因为他们先在埋伏的地方,用山藤把附近的小树捆好,再一棵一棵连起来,他们只要摇一棵树,附近所绑的树就会跟着“哗啦、哗啦”响。当父亲把情况汇报给大伯后,大伯气得两眼发直,“狗日的!懂得这样我不放它几枪,崩他几个,呸!白送他们几百块光洋!”。这件事发生不久,大伯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一把勃朗宁手枪给我父亲,父亲对该枪的评价是“小巧玲珑,便于藏身,可惜才三颗子弹。”从此这把枪跟随他十几年,沙里解放后,上缴枪支时,父亲缴上去的还是那把“小巧玲珑,便于藏身”的勃朗宁手枪和原来的那三颗子弹。我的朋友们问他:“大伯!佩了十几年的枪,一枪都不放呀?”“放个屁!才三颗花生(子弹),放完了,没地方买!”。哎哟!我憨厚的父亲哟……

关键词:

收藏此页】 【打印此页

推荐此文】 【我要挑错

本站推荐TODAY'S FOCUS

温暖的“糍银憨”

温暖的“糍银憨”

  春天的山野, 银憨 像调皮的孩子, 伸出嫩鲜鲜黄莹莹的头。 如果您不知道银憨,您一定知道...

想念你的味道:米豆腐

想念你的味道:米豆腐

  □周秀飞 文/图 你到过素有中国长寿之乡、中国名茶之乡美誉的凌云做客,并吃过那里小有名...

焦点图标题层

热门排行榜TOP

本周TOP10
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