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学天地 > 情感世界 >

永远的慈祥

发布: 2015-01-25 | 来源:情系茶山-凌云县综合门户网站!. | 编辑:admin | 查看:

□杨通永

   

        外婆家很远,下一大长坡,走一段平路,再上、再下,走过一村村、一寨寨,淌过一条条小河、越过一道道山沟,终于看到了外婆家,掩映在一青竹丛中。

    尽管山高路远,母亲每年都会如期给外婆拜年,用我们的话说,叫做“回妈家”。每年正月初二或初四,母亲就会带着我们,开始是带着我,后来还带了弟弟们,就这样,年复一年,回外婆家成了我们一年之中不变的定律。

    走啊走,从早晨太阳升起,走到傍晚太阳落下山,走了10个小时才到外婆家。母亲带着我们,还用背篼背着腊猪脚、粽子等拜年必须礼品。一路走走歇歇,到了外婆家,天已擦黑。但无论天再怎么黑,都看见外婆在竹林边等着我们,然后笑眯眯的,露出仅剩的一根牙齿。

    外婆很慈祥。自我有记忆起,她都是穿着一身黑布衣服,头上包着一张黑毛巾。脸上一道道历经风霜的皱纹,深深蜿蜒在脸上。外婆说话轻轻的。外婆身子单薄,年老了,更瘦,皮肤就像一张很薄的纸,包在手上和脚上。听母亲说,我还有几个舅舅和姨妈,也就是母亲的兄弟姐妹,但均因战乱和天灾没能活下来,最后剩下母亲、满舅和一个哑巴姨妈。我出生的时候,外婆已经60多岁。

    到了外婆家,母亲和外婆睡在一起,常常聊天到半夜,外婆问得最多的是今年收了多少袋稻谷?收了多少篓玉米?哪个地方、哪块地今年收成怎么样?

    小时候,我家穷,不仅我家穷,全寨子都不富裕。那个年代,能一年到头吃上大米饭就叫富裕了,我家地少。粮食不多,外婆最担心的是我们兄弟仨挨饿。因此,当我们从外婆家回来后,外婆总会给母亲塞了满满一背篼东西,有大米、黄豆、腊肉等,送去了一对粽子,回来后却变成了两对。

    我的童年,有一大部分时间是在外婆家度过的,那时父母要上山种地、下山种田,没时间带我,母亲就把我送到外婆家。天气冷了,外婆东一件、西一件地找来衣服,不管合身不合身,都一层层地套在我身上。外婆家虽然比我们家富裕,但在那普遍贫穷的年代,还是难以多拿出一分钱,而且外婆是老人,更没什么钱了。没钱给我买糖,外婆便久不久拿出一点过年用的红糖,包在一张糖纸里面给我。如今想来,那或许最好的“糖”了。

    外婆也常常来我家,她是老人,走路更慢、更艰难,她要起得很早,拄着一根拐棍,天麻麻亮就要赶路了。来到我家后,天已擦黑,母亲会打来一盆热水,让外婆洗脸后洗脚。我们去外婆家,总能吃上好菜好饭,而外婆到我家,没什么好吃的招待,母亲为此经常内疚,外婆总是说,没关系,有饭吃就好了。

    寒来暑往,岁月更迭。外婆更老了,她实在无法再走路来我家,母亲照旧年复一年去给外婆拜年,虽然时隔多年,但外婆与母亲聊天时,外婆仍然细心地问我家每块地的收成。

    毕业后,我在外漂泊了三年,最终回到家乡做了一名村干助理。工作一年后的一天,接到表哥电话,说外婆顶不了几天了。我火速赶到外婆家,还是那间小房子,里面传来外婆微弱的声音,还是轻轻的,却又是可怕的。当我走到外婆床边,说我是“永”,外婆奋力地睁开眼睛,不知道她是否看清得我,然后闭上眼睛,再也没有睁开。第二天,外婆过世了,去世那年,外婆90岁。

    到如今,外婆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十年了,我也长了十岁,有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。公路早已修到外婆家,原来要走10个小时,而现在开车1个小时就能到外婆家,但外婆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次见到外婆,是在梦中,她还是那样的慈祥,拄着双拐,满面红光,笑眯眯的,没有说话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愿天堂的外婆一切安好!

关键词:

本站推荐TODAY'S FOCUS

温暖的“糍银憨”

温暖的“糍银憨”

  春天的山野, 银憨 像调皮的孩子, 伸出嫩鲜鲜黄莹莹的头。 如果您不知道银憨,您一定知道...

想念你的味道:米豆腐

想念你的味道:米豆腐

  □周秀飞 文/图 你到过素有中国长寿之乡、中国名茶之乡美誉的凌云做客,并吃过那里小有名...

焦点图标题层

热门排行榜TOP

本周TOP10
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